第07版: 特别报道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目录
   第01版:兵团时政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品牌之星
   第05版:综合新闻
   第06版:青年时空
   第07版:特别报道
   第08版:画说兵团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注册 登录   目录导航
 上一期    下一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下一篇   
 

在“字”中感悟兵团
——“字说兵团”栏目稿件撰写体会

●李红


  2016 年3 月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拿起刚刚送达的散发着油墨清香的《兵团日报》,阅读起来。

  “你的名字叫“魂”,兵团人深情地把你称做‘兵团魂’。你源起井冈山,赋予了兵团事业红色的基因;你来自南泥湾,留下难以忘却的红色记忆;如今你扎根天山下,谱写着屯垦戍边崭新的篇章……”

  这篇发在“字说兵团”栏目上的名为《魂》的文章,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虽然一直都在关注着《兵团日报》,却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新开设的栏目。以一个汉字为切入点,写、说、解读兵团,这大概在兵团历史上是第一次,让我感到耳目一新。

  汉字是世界上使用人数最多的一种文字,多达近10 万个汉字,每个汉字中都包含着丰富的内容。把“字说兵团”作为党报的一个栏目,以“字”解说兵团,这是多么浩大的工程啊。从“严”“屯”“笑”“甜”“碱”“勤”等一个个汉字为主题的文章中,我看到兵团的昨天活了起来,神采奕奕地向我们走来;我读出了兵团的今天以怎样的姿态,在履行着神圣使命;我感到了一个又一个兵团人以独有的精神气概,义无反顾地坚守在这片土地上。他们的情感、眼泪、笑靥,活灵活现,不停地拨动着我的心弦。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沉醉其中,时不时地有种提笔写些什么的欲望、激情。我从这个栏目的读者变成了写作者,并调动人生积累,陆续写下了“花”“转”“亲”“一”“地”等十几个字,把我所理解、认识、看到、听到的兵团及对兵团的感情,一一融进了这些文字中。

  然而,随着写作的深入,当初的激情逐渐开始消泯,难免开始重复自己。如果不能让每个汉字都成为进入兵团的一个窗口,让每个读者都能从中触摸到活生生的兵团,对这一栏目来说,肯定是一种损伤。如何寻找到新的突破口?我在苦苦地思索着、探寻着。

  一天,与几位兵团日报社的朋友闲聊时,一位朋友感慨地说,自己的父亲来自湖北,母亲来自江苏,而他却生在兵团、长在兵团,每次填写履历表的“籍贯”那一栏时,他都不知道该填湖北还是江苏,抑或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同样让这位朋友感到困惑的是,在兵团出生、在兵团成长,现在却远在北京工作的女儿,在填写履历表的时候,又该如何去填写自己的籍贯?

  说这话时,浓浓的乡愁写在他的脸上,沉在了他的明眸中。是无处可栖的惶恐,还是对兵团的依恋,让他们已然回不到父母出生、生活过的老家?

  朋友凝重的表情,让我蓦然想起了余光中的那首诗《乡愁》。凭着对兵团、对兵团人的了解、认识,我知道这种乡愁虽然还没有成为流传千古的诗,但却是每位兵团人的困惑。因为,第一代军垦战士几乎全部来自于河南、山东、江苏等不同省份。然而,传统意义上的、祖辈们的家,他们已无法回去,因此,有些人把兵团人称作无根的一代人。

  另外一位朋友告诉我,其实不必纠结,长年生活在哪里,哪里就是故乡。这位朋友还说,他在填写履历表的时候,已经习惯于填写上“新疆兵团”。如果还能填写得再细一些,他会写上自己属于第几师或哪个市、哪个团,相当于内地的某个县、某个村。

  这位朋友,是千千万万兵团人的代表,他的心路历程,也是每位兵团人必然会走过的心路历程。

  与朋友告别,独自回到家中,朋友的一番话盘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想想自己的父母也都来自内地,并把兵团当作了自己无法割舍的第二故乡。传承父辈们的这种情感归属,自己早以兵团人自居,但凡填写“籍贯”一栏,写的必然是新疆兵团时,“乡”字忽地跳将出来。一种情思不停地游走心间,强烈的写作欲望让我匆匆提笔,将久居心中的情感尽情挥洒。

  “乡”字文章一气呵成。搁下笔时,方觉这种淋漓尽致的书写,竟是对积压在心中的情感的一种宣泄。一片释然。

  再以“字”说兵团时,我会选择那些兵团人共同的情感体验或感受,以看似寻常的共同记忆,展示兵团的不同寻常,并相继写出了“婚”“憩”等字。有时,我会从兵团历史深处打捞一段故事,浓缩在一个“字”中;有时,我会把笔引向正在经历的现实、当下,让“字”中的兵团有了更多时代气息。

  为了让栏目办出特色、办出水平,兵团日报社理论评论部的编辑时常会把这一栏目新近刊发的“字”汇集起来,转发到我们这些作者手里。我想,他们的潜在意图也许是想以这种方式激发我们的创作灵感吧。

  在编辑的推动下,我的写作思路不断转变,小题材大主题、小人物大历史,贯穿在一个个的“字”中。我把兵团由组建到解散到恢复等宏大壮阔的历史,以“转”等字巧妙地表达出来。在写的过程中,我对兵团的认识也有了质的飞跃,并上升到政治、历史、哲学、文化等高度。现在回忆起这一切,意识到此次写作对于我和更多的业余作者来说,都是一次身心的锤炼,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对自身的一次挑战。这是人生中极为宝贵的一笔财富。

  现在“字说兵团”已经刊登了200 多期,把这些字全部串联起来,把这些文章联结成一个整体,一个有血有肉、有爱有恨、有情有义的兵团,生动、立体地展现在读者面前。

  相信每位有幸读到“字说兵团”栏目文章的读者,都会对兵团产生浓浓的情感。

  相信每位有幸参与到“字说兵团”栏目稿件写作中的作者,心灵都会得到升华。

  相信“字说兵团”栏目将在兵团的新闻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记者发稿
兵团日报社信息网络中心承建
新ICP备11002112号-1 兵团日报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