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65-0006 兵团日报社出版广告热线:(0991)5509396






2021年01月19日

一朝着戎装 一生家国情

——抗美援朝老兵吕京都的故事

拆弹专家为战士们讲解拆卸定时炸弹的方法(资料图片)。吕京都 提供

吕京都近照(资料图片)。 陈路娟 提供

●陈路娟 谢增杰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熟悉的旋律响起,抗美援朝老兵吕京都哼唱起这首气势昂扬的歌曲,那段难忘的回忆在歌声中徐徐展开……

赴朝抢修铁路

1949年,18岁的吕京都在浙江省干部学院学习了半年,1950年分配至北京铁道兵司令部任参谋。1950年6月朝鲜内战爆发,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应朝鲜请求赴朝,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

战争初期,敌军对朝鲜后方铁路、公路进行狂轰滥炸,妄图切断我军后方运输线,阻断我军物资、弹药及兵员运输。1951年2月,铁道兵奉命入朝抢修铁路,3月,吕京都随军入朝。

“当时,敌军最厉害的就是飞机,为保证安全,我军行军多在晚上进行,并且有规定‘一听、二看、三不准’:听飞机声音,看是否有敌特分子或敌机,不准抽烟、说话、打瞌睡。”吕京都回忆道。

入朝第一晚,遭遇敌机。大伙迅速跳车躲避,各自隐蔽,再上车时已是灰头土脸。朝鲜多山,白天大家就躲进山洞,住废弃的矿洞。那时雪还没融化,吃一把炒面就一把雪。

这是入朝第一晚,而以后的每一天大都如此。

“当时,我军在铁路沿线各车站、桥梁、隧道及交通要道都驻扎重兵,展开保卫钢铁运输线的伟大而又艰巨的战斗。不管敌机炸坏哪里,我军都要连夜抢修好。修一段路,火车就往前走一段,哪一段路被炸毁,我们就赶往哪一段进行补修,以保证军用物资源源不断运往前线。”吕京都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1951年,吕京都在志愿军部队任实习排长职务。一天部队正在开会,敌军突然偷袭,吕京都与连长等人迅速进入防空洞。在震耳欲聋的炸弹爆炸声中,连长让吕京都张大嘴,以免耳膜被震破。敌机轰炸过后,吕京都和战友们立即赶赴现场侦察破坏情况,只见到处是弹坑,大桥也被炸断。没等他们看完,敌机又返了回来。吕京都立即跳入一个两米多深的弹坑,利用弹坑与敌机捉迷藏。敌机往东吕京都便往东跑,敌机转西吕京都即向西爬,敌机盘旋几圈未发现可疑目标便飞走了。而吕京都几次都爬不出弹坑,连长过来才把他拉上来。

当天傍晚,部队领导立即组织兵力及朝鲜群众连夜抢修。吕京都与战士们一同挖土填坑,天寒地冻,一镐下去震得虎口疼痛难忍,连刨几下也挖不出一点土。“抢修非常困难,加上那次炸毁严重,我们抢修了三天三夜才顺利通车。”吕京都说。

击落7架敌机

吕京都告诉笔者,当时志愿军防空力量薄弱,只能消极防空,以不暴露目标为主。敌机十分猖狂,飞行员飞行技术高超,可贴近山沟、树梢超低空侦察、扫射、投弹,对交通要道、桥梁、车站、隧道等不分白天黑夜轮番轰炸,给志愿军物资供应以及兵员调动造成了很大困难。

后来,随着志愿军空军与高炮部队参战,我军由消极防空转为积极防空,敌机再也不敢肆无忌惮、低空盘旋狂轰滥炸了。但他改变战术,对重点目标出动重型轰炸机,由战斗机护航,敌机先侦察好目标位置,轰炸机到达目标上空后,便像卸货一样往下投弹,一旦投中目标,我方将遭到惨重损失。

1953年7月的一天早上下着小雨,吕京都和战友们还没起床,突然高炮声大作,弹片落在房顶上嘭嘭响,又是敌军重型轰炸机轰炸大同江桥来了。

战友们迅速进入防空洞,几个好奇的战士站在洞口观望。炮声刚停,只见我军十几架战斗机冲向敌机,霎时双方战机展开一场激烈的空战,哒哒哒、哒哒哒,一串串火红的枪弹照红了天空,几十架战机机尾冒出的白烟,在空中编织出许多图案。突然一架敌机冒着浓烟直往下扎,大家纷纷跑到洞外拍手叫好,紧跟着又是一架,空战不到10分钟,我空军便击落敌机7架。而敌方重型轰炸机一看苗头不对便逃之夭夭,剩下几架敌机也急忙甩掉副油箱拼命逃跑,而我军的战机无一损伤。

空战刚一结束,空中的硝烟还未消散,机关及直属连队的官兵便迫不及待地冒雨赶到5公里外的现场查看。只见几架敌机深深地扎在稻田里,地上落满了飞机残骸,有一个高鼻子飞行员来不及跳伞被埋在泥浆里。通讯连的战士从飞机上卸下几部收发报机,炊事班的战士抬着飞机副油箱回去当水缸,吕京都和战士们也捡了几根炸断的输油管当擀面杖。

酱黄瓜比肉香

1951年3月,志愿军铁道兵司、政、后首脑机关入朝后,驻扎在顺川凤岐里的一个山沟里。那一阵,敌机十分猖狂,不论白天黑夜,都轮番在空中飞旋。遇见可疑的目标便俯冲扫射,轰炸,连一条狗都不放过。当时志愿军的防空力量薄弱,只能处于消极防空阶段,因此,铁路遭到严重破坏,枪支弹药和给养无法运往前线。志愿军随身带的干粮都已吃得差不多了,只好一日三餐高粱米饭就咸盐。由于长期吃不到油和肉,大家的饭量越来越大,一餐能吃上五六碗,但还不见饱。

当时吕京都在司令部首长办公室工作,一天中午正吃着饭,副司令员笑呵呵地给他们送来一小盘酱黄瓜。他们特别想吃,但又不忍心吃首长仅有的一点咸菜。副司令员看出他们的心情便说:“吃吧,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吕京都和三五个战友便不客气地一扫而光。虽是几片酱黄瓜,但吃起来比肉还要香。

饭后,小灶炊事员到吕京都他们办公室抱怨:“这点酱黄爪是我入朝前一天从丹东带来的。为防万一,还专门用手巾包着,没菜时才给首长切上几片。今天首长一下都给你们端来了,以后叫我拿什么给首长上菜。”吕京都他们听后每个人心里都热乎乎的,感受到革命大家庭的温暖。再往后,部队首长也和他们一样每餐都是高粱米饭就咸盐。

部队首长感到这样下去会把同志们的身体拖垮,便命令后勤部长到兵站联系给养,并吩咐弄不到吃的不要回来。大约过了半个月,后勤人员真的弄来一批大米,还有香肠腊肉、鱼肉罐头以及黄花菜、木耳等干菜。为了防止暴露,白天不能行动,于是机关全体人员连夜到几公里外连挑带背地弄回来。途中要过一条河,又正是初春化冻的季节,大家顾不上冰冷的河水刺得双脚发麻,硬是蹚过河水把给养运了回来。打那以后,大伙儿的伙食有了很大改观,顿顿大米白面,每餐还给每人发一盒罐头。不到半个月,大家的饭量便恢复正常。

隧道里跳起舞

抗美援朝期间,为了免遭敌机的轰炸,绝大部分部队指战员都住进了山洞。国内许多矿山、工厂宁可停工也要将炸药支援前线。一时开山炸洞遍地开花,铁道兵利用了原朝鲜人民开采煤矿时遗留下来的一个山洞,山洞隧道在一座大山底下,七弯八拐足有三五公里深,高约2米宽1.8米,隧道顶及左右两侧全用枕木撑着。从洞口往里,左边是人行道,右边是并排挨着的床铺,每隔几十米就有一个五六平方米的小房间,放一张桌子一部电话机,那便是各处室的办公室。

洞里冬暖夏凉,三九天不用生火,三伏天还得穿棉衣。因隧道潮湿,手摇式电话的摇把子导电,打得手都发麻,得戴上手套。被子总是潮乎乎的,许多人得了关节炎,大家隔些日子便集体把被子拿到山坡上去晒,还得派哨兵守着,一旦听见飞机声音立即鸣枪,战士们便像救火一样飞快地把被子抢回来。

官兵们虽然在隧道里工作、睡觉,但文化娱乐活动照样丰富多彩,平时业余时间组织小乐队、合唱队排练节目,逢年过节演出。

当时,部队里有一台手风琴,吕京都摸索了一番后,便可以拉出曲子了。“记得有一年春节,我作为小乐队手风琴手登台表演。朝鲜人民军文工团的演员、十几位苏联专家和官兵也来参加舞会。他们跳起了拿手的士兵舞、踢踏舞,欢快的音乐让现场的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为了防备敌机突袭,礼堂的窗户上都挂上了防空帘。场外有防空哨,敌机一旦飞来,外面的哨兵就鸣枪示警,里面马上拉闸熄灯,大家趁机休息,等敌机过后,再接着跳。”

祖国人民随时随地关心、支持在朝鲜战场上的志愿军战士,经常派慰问团深入到前线慰问演出,还给战士们放电影,白天战士们在隧道中间挂上幕布,两头都可看,只是一头看的画面是反的。慰问信更是多得看不完,战士们会抽空回信,向祖国人民汇报他们取得的胜利和战场上的生活。

铭记抗美援朝精神

“上甘岭战役很激烈,志愿军装备落后,补给不足,却把敌军打败了。当时伤亡非常惨重。战争非常残酷,但阵地不能丢,我们志愿军用生命换取了胜利。我们打出了军威,打出了国威。”吕京都说。

“当时,我的哥哥也在朝鲜战场最前线与敌人搏斗,可愁坏了家里的亲人,庆幸的是我们都平安归来。”吕京都说。

1953年7月27日,朝鲜战争结束,有的人回来了,有的人永远留在那里。这些共和国的战士们,用坚实的臂膀分担着年轻共和国的忧伤与苦难。

在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岁月里,吕京都因不怕牺牲,不畏艰难险阻,出色地完成了各项任务,连续3年被评为优秀共青团员;1953年10月,吕京都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军功章。

1958年夏季,吕京都转业到了黑龙江。1959年9月,老人服从组织安排从黑龙江赶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一待就是60余年。吕京都一直不忘自己是个兵,抗美援朝精神在他身上熠熠生辉。

战争远去硝烟散尽,峥嵘岁月催人奋进。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必将薪火相传,谱写出新的时代赞歌。

--> 2021-01-19 ——抗美援朝老兵吕京都的故事 1 1 兵团日报 c145264.html 1 一朝着戎装 一生家国情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