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65-0006 兵团日报社出版广告热线:(0991)5509396






2021年01月20日

在民族文化中找到根和魂

——访《听到花儿就想家》词作者刘新圈

●郭超

当年,从没去过草原的刘新圈凭着“一朵洁白的想象”,用一个小时就写出了火遍全国的草原歌曲《套马杆》。十多年后,作为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柔性引进的人才,河北省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刘新圈为了写出一首达到自己标准的歌曲,寻寻觅觅一年多,才确定了主题。

作品创作时间有长有短,但对刘新圈来说,有一样是没变的。那就是,无论如何,他要先找到作品的“根和魂”。

在歌词创作上,刘新圈大器晚成。年过不惑时,他的主业还是经营一家复印店。写歌不过是对困顿生活的一种补贴。从小爱好文艺的他17岁就发表了诗歌,虽然生活压力较大,但他20多年一直没有放弃文学创作。从写诗转到写歌词的第二年,他写出了后来流传甚广的《套马杆》《我要去西藏》等歌曲。以后几乎每年都有一两首歌曲有“动静”,包括创作十多年后近期又火起来的歌曲《火红的萨日朗》。

当时,刘新圈结合自己的感受敏锐地捕捉到一个社会现象——很多人在城市里生活久了,在职场上拼搏累了,都渴望回归自然,有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想象。“如果写一首草原歌曲,有辽阔的草原和空旷的旋律,一定会驱散生活在‘钢筋水泥森林’里的人们心头的疲惫和压抑。”刘新圈把对美好生活的想象凝结成一个词——草原。虽然从没去过草原,但他在情感上有长期的积累,歌词如瀑布般一泻而出——“给我一片蓝天,一轮初升的太阳,给我一片绿草绵延向远方……”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这首歌成了新草原歌曲代表作,成了全国广场舞爱好者曲目库中的金曲,收获数个大奖,顺其自然上了央视春晚。

出生在河南、定居在河北的刘新圈“误打误撞”闯进了“民族风”歌曲圈子。很多人开始找他创作草原歌曲和民族歌曲,内蒙古、西藏、贵州等地的少数民族歌手写歌的邀约接踵而至,一首首充满少数民族风情、地域文化特色的歌曲被刘新圈写了出来。

为了给宁夏写歌,刘新圈数次来到贺兰山下采风。确定几个主题后,他始终感觉不满意,差不多一年的时间,苦苦纠结。有一天,刘新圈突然灵光乍现,自己绞尽脑汁想了那么多主题,怎么就没想到花儿呢?看来最熟悉的往往也最容易被忽略。“花儿”对宁夏人别有意味,是宁夏为外界所熟知的一张名片。

“生活在宁夏的人是听着‘花儿’长大的,所以花儿就和家有了紧密的联系。这首歌以花儿为主线,花儿是西北地域文化标签,这是它的独特性。但是从花儿到‘家’,就上升到每个中国人都难以割舍的乡愁。”刘新圈说,《听到花儿就想家》是一首有地域文化特色、有民族特征的表现乡愁的歌曲,这是它的“根和魂”。歌曲中既有花儿又有家,这个家不仅仅是宁夏人的家,也是千千万万远离故土的人最为思念的那个家。这首歌的人文情怀是引起观众共鸣的关键所在,它能润泽心灵并能唤起人内心的美好情愫。

有的人对歌词创作有偏见——“不就是顺口溜吗,我也能写”。刘新圈对此很不以为然。他对歌词的要求跟诗歌差不多。说起自己的写作“秘诀”,他概括了三个词:对比、背诵、减字。

对比,看到一首歌名,先想想自己怎么写,再看看人家怎么写,尤其是名家怎么写,从中找差距;背诵,把自己写的歌词背下来,过两天再背,如果有哪句歌词记不住,说明写的时候没有下功夫;减字,写完歌词,看看把哪段歌词、哪句话、哪个字拿掉,是不是影响表达,如果不影响,就说明多余了。“虽然歌词没有明确的字数限制,但是要追求文字的精炼,用最少的字表达最丰富的内容。唐诗宋词之美就在这里,换一个字,就能看出功底来。”刘新圈说。

--> 2021-01-20 ——访《听到花儿就想家》词作者刘新圈 1 1 兵团日报 c145395.html 1 在民族文化中找到根和魂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