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65-0006 兵团日报社出版广告热线:(0991)5509396






2021年02月19日

新春,在基层倾听大地的声音

图① 2月7日,马雪娇(中)在职工家中采访。

图② 2月1日,谢增杰(右)在采访买买提·安木都。

图③ 2月10日,马军权(左)在石河子市采访公交车司机。

图④ 2月3日,郭晓维(左)在采访五师八十六团退休职工吐尔逊科孜。

图⑤ 2月2日,陈琼(右)在采访参加冬训的民兵。

有前辈说:不接地气,记者就没有灵气;不接地气,报道就没有生气。

有资深记者说:记者本该是行者。

参加“新春走基层”的记者说:基层之行,让自己更加了解今天的兵团,更加明白记者肩负的职责;在基层,和职工群众同呼吸,能够真切感受时代的变化。

他们还说:新春走基层,带给自己的是广阔生动的舞台,是扎实深入的作风,是清新鲜活的文风,是艰苦奋斗的精神,更是责无旁贷的使命。

本期“周末关注”,记者成为自己稿件的主角,与读者分享在基层的所见所闻所感,与读者一道倾听大地的声音。

在边境线感受独特年味儿

九师一六一团是边境团场,这里有广阔无垠的天然草场和丰富多样的动植物资源。冬天大雪纷飞,车辆驶入塔额盆地,仿佛走进晶莹剔透的童话世界。

作为护边员,今年春节和往年一样,李江玲还是坚守在护边执勤点。提起前年春节我和她的那次见面,李江玲记忆犹新:“那天,你们没走多远,车就掉进了雪窝子里,我们拿着铁锹好不容易才把车子挖了出来。”

那年“新春走基层”,得知我要去位于小白杨哨所旁的一六一团六连,团场的干部提醒:“雪下得紧,晚上怕封路,路滑坡陡,车子很容易滑进雪窝子。”

从一六一团出发,映入眼帘的是被白雪覆盖的一望无际的山丘。那天,呼啸的寒风裹着大雪扑面而来,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根本分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沟、哪里是坡。

车子行驶了2个多小时,陷进雪坑,挖车、推车,几次“惊险”过后,我们终于到了六连的护边执勤点,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雪最深的地方能到腰间,走一圈回来棉帽子都冻硬了。”六连护边执勤点的8位女护员正在边境线的铁丝网边巡逻,得知我们是兵团日报社“新春走基层”的记者,她们热情地把我迎进去。

那天,我认识了护边员李江玲。身着干净利落的迷彩服的她看起来精神十足。聊天中,我才知道,47岁的李江玲是“兵二代”,夏天,她在自家门前的一片山楂林里经营着一家农家乐;冬天,她穿上迷彩服,和连队的职工们一起坚守祖国的边境线。

在远离闹市的边境一线的护边生活虽然枯燥,条件也艰苦,但是大家的使命感却很强:“守护边境线,也是守护我们自己的家。”

开了这么多年农家乐,李江玲练就了一身好厨艺,红烧兔肉、卤鸡爪、清炒木耳、凉拌野菜,还有自己炸的油饼。不一会儿,餐桌上就香气四溢。

这是一顿温馨的“年夜饭”——李江玲说:“年三十那天晚上忙于执勤,一个像样的菜都没有做,今天来了兵团日报社的记者,又是刚过年不久,这顿就算咱的年夜饭了。”这是一顿特别的“年夜饭”——外面冰天雪地,执勤点暖意融融,这是我第一次在边境一线感受兵团人的独特年味儿。

“父辈们以前住的都是地窝子,冬天的饭桌上只有白菜、土豆,去团部都是坐着马拉爬犁,遇到大雪,两天才能到。”李江玲感慨,现在的日子越来越好,不仅有了身份地,也吃上了“旅游饭”,大家都在团部买了楼房,开上了小轿车。

李江玲说,她相信家门口的好山好水好风光,会让日子越来越好。我想说,“新春走基层”,让我吃了一顿难忘的“年夜饭”。

(兵团日报记者 陈琼)

十一次采访见证他从脱贫到致富

鼠年农历腊月二十,参加“新春走基层”活动,我再次来到十三师柳树泉农场,去看看那里的脱贫户年货备得咋样了。

屋外哈气成霜,屋内暖意融融。每到一家,大多是这样的场景:

客厅里透着喜气,大“福”字、小灯笼,粉嘟嘟的月季;厨房里冒着热气,白饺子、红羊肉,绿油油的小芹菜;卧室里充满生活气,新衣服、平时舍不得买的香水,裹着人们幸福的笑声。

他们告诉我,年货备齐了。

他们还说,最丰厚的年货该数当下的日子和来年的盼头。

“这是我在楼房里过的第一个春节。”一连脱贫户买买提·安木都说。

第一次采访买买提·安木都是2018年5月,他刚被精准识别为贫困户不久。

那天中午,在扶贫干部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他家平房。敲了半天门,一个头发乱糟糟、眼神迷离、穿着拖鞋的中年汉子,打着哈欠,一脸的不耐烦:“谁呀?”

问他家的致贫原因,场里的帮扶政策,他有一搭没一搭的。

接着我问他:“接下来啥打算?”

“团场管呢,连队管呢,我再等等看。”

似乎我的问题让他无法回答,他脸上无光,迫不及待想赶我出门。

他不是个例。刚开始,连队几户困难群众对脱贫政策都这样认为,“上面有个政策,下面走个过场,然后发点钱和物,达标就行。”

渐渐地,帮扶干部一次次入门,好政策依次落实,他们开始明白,这不是走过场。

第二次采访,是在当年年底,他们全部脱贫。

“日子美了,也有了盼头。”那发自内心的笑,让人动容。

第二年年初,在帮扶干部介绍下,买买提·安木都到团场工业园区一家企业打工,有了正式工作。

忙着工作,忙着地头,忙着养殖……

他说,从那一年后,“忙”字出现在他的人生字典上。

一心想着目标前进的人,整个世界都会给他让路。

从第一次采访他到现在,已经跨过了三个年头,我细数了一下,采访11次。

从他脱贫到致富,从采访的失败到成功,我一次次用笔和镜头记录着变化。我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有人问我:“采访过那么多次,还要去吗?”

“去!”因为那里,让人心生向往。

采访结束,天已见黑。回过头,两旁的路灯下面挂着许多中国结、红灯笼等装饰,如同一张张红彤彤的笑脸,惹人喜爱。

(哈密开发报记者 谢增杰)

在现场才会有更多感动

收拾行装、整理思路,伴着“新春走基层”的步伐,从可克达拉市到团场连队,跟随着坚守在岗位上的人奔波,与异乡过节的年轻人一起感慨乡愁,与脱贫致富的人共同见证幸福生活……见最平凡的人,聊着最家常的话,就是这些普通的人、普通的事,让我感触最多。

“响应国家号召,今年过年不回家了。”在采访中,我听到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四师可克达拉市金山实验中学支教老师刘雷的宿舍里,支教老师们围坐在一起,吃着热气腾腾的火锅。他们说这样的新年很特别。我听到有人说:“今年父母桌上的年夜饭少了很多,以前都是做我爱吃的,我不在,他俩饭桌上就剩了饺子。”

一个个异乡独自过节的背影,是这个春天留给我最深的感动。

四师六十三团边境线上,寒风凛冽,白雪飘零,春的温暖还未吹到边境。万家灯火背后,在长长的边境线上,有一群人在默默地守卫边疆。

在乔老克哨所,对护边员朱国利夫妇来说,春节平常得像无数个清晨一样,夫妻俩迎着晨光升起五星红旗,然后穿上厚厚的棉外套,带上国旗和其他巡边装备,开始了当日的巡逻。

这是朱国利与妻子在这里度过的第28个春节。28年,记录着守边人的岁月沧桑。

“家就是哨所,挂上红灯笼,就是过年了,我们的春节,叫坚守!”朱国利话还在耳边。

将个体生命与国家民族命运融汇在一起,不仅是心中的鲜明底色,更是脚下的坚决行动。看着在风雪中摇摆的灯笼,我内心无比安心,守边人的坚守,是担当,更是力量。

年夜饭,是无法代替的家的味道,是融融的爱意,是不变的亲情。

葡萄、火龙果等新鲜水果,大盘羊肉、时令蔬菜……四师七十六团九连职工奴衣尔力别克·阿布江家的餐桌,今年尤其丰富。奴衣尔力别克·阿布江曾是连队的贫困户,在兴边富民的政策扶持下,通过发展养殖业,奔向了“小康路”。

走基层,我更加体会到“脱贫”的意义,它不再是时常出现在稿件里的高频词汇,也不再是新闻中不断减少的数据。走近像奴衣尔力别克·阿布江一样的脱贫户,我深刻地感受到,“脱贫”对于亲历者而言,是更便捷的生活方式,是桌上更丰盛的饭菜,是身上更足的干劲和脸上更多的笑脸。

草木蔓发,春山可望。在路上,心里才有群众;在现场,心里才有感动。“新春走基层”的意义,不仅仅是转文风、改作风,更重要的是去基层感受发生的变化,去体会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内心深处的喜悦和希望,于火热的生活中体察时代的脉搏。

(兵团日报记者 马雪娇)

在“不变”与“变”中创造美好生活

我可以感受到,坐在我对面的吐尔逊科孜老人的紧张。她不时地把目光移向自己的孙女阿迪娜,通过她的翻译,了解我在问些什么。

吐尔逊科孜今年75岁,是五师八十六团二十二连的一名退休职工。

我,五师融媒体中心的一名记者。当天,我在“新春走基层”活动中采访吐尔逊科孜,因为,她家是第一户回迁至新建成小区的连队居民,是棚户区改造工程的受益者之一。

多年的新闻采访工作,让我对采访对象中的所有“第一”都很感兴趣。刚工作时,“第一”意味着最好、最强、最出彩。而具备一定工作经验之后,“第一”在我的理解中,是最积极、最乐观的代名词,肯在选择中做出“第一”的决断,我感觉这个人很有故事。

吐尔逊科孜的国家通用语言水平有限,我们的对话全部依赖于翻译。当她聆听翻译时,我就观察她,观察她听到我所问的问题之后的反应。

一个好的采访者,你的问题,要能引起受访者的兴趣,才能保证交流的效果。

通过吐尔逊科孜的听以及说时的面部表情变化,我可以判断,她乐意回答我的问题,她的笑意,时而在眼角,时而在嘴角,时而又上了眉梢。

采访结束,当提议拍一张我采访她的照片时,她特意回到卧室,从衣柜里找出一件绿色的毛衣,与我当天的绿色衣服相呼应。甚至,还重新解开发辫,整理梳妆。她的举止,安静从容。

那一刻,这位75岁老人的生活态度打动了我。

我正在走向衰老的路上,这也让我时时有点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的吐尔逊科孜,年过古稀,却依然坚守对美的追求。由此可见,年龄从来只是数字,而岁月,只看心境。

我的工作,面临着在媒体融合之后,如何迅速找准定位的问题。

那就尝试着在文字、图片之外,再加入视频的操作手法,去进行融合报道创作吧!比如今天的采访,要是让读者能更直观地听到她的笑声,看到她美丽的新家,让文字的叙述与视频的表达动静结合、互为补充,就能带给读者更多、更好的阅读体验。同时,也让我对“新春走基层”活动有了更深的理解:只有深入基层,扎根一线,才是践行“四力”、获取好故事的“不二法宝”。当脚下沾着泥土、笔上带着烟火之后,自己的职业使命感、荣誉感甚至是成就感,就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我对新一年的工作有了一个想法:要把更多的采访视角转向普通人。紧紧围绕大主题,用小切口讲故事。

身为一名记者,就要把注意力放在记录更多普通人的故事上。转向他们的生活、情感与所思所想。因为,个人经历是与时代大事紧紧结合的。

我在2020年岁末的一次采访中,那位老人多次提到了位于他家北边的阿拉套山。那座山,于他而言,已经成为一个坐标。昔日,到处是戈壁荒滩,看到山,就能辨别方位;如今,城镇的建设日新月异,看到山,就能找到这曾是昔日的哪一处地方——因为,那山,不会变。

执着于“不变”,生活中,总有一些“不变”需要坚守,比如初心,比如信念,比如爱,比如希望。

采访那天,是2月3日,立春。春是温暖,万物复苏;春是希望,生机勃勃。不须迎向东郊去,春在千门万户中。新的一年里,愿我们都能在“不变”与“变”中,有坚守、有突破,去创造美好生活。

(五师融媒体中心记者 郭晓维)

从更多接地气作品中实现人生价值

今年春节前夕,我和同事来到八师石河子市采访,走进工厂车间、街道社区,与职工群众面对面交流,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所盼。

在2月10日的采访中,一名职工的笑容,给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这名职工名叫马绍强,今年65岁,是石河子市东城街道63小区的一名退休职工。他是我们在该小区采访时遇到的第一个人。

在与马绍强交流的前几分钟,他始终面带笑容,我可以感受到,他的笑容发自内心,充满幸福。多年的工作经验告知我,他应该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是什么原因让马绍强感到这么幸福呢?带着这个疑问,我们与他在小区的一个小广场上进行了较为深入的交流。

马绍强十分健谈,当我问他近几年石河子市以及他的家庭有何变化时,他一口气说了五六个事例:城市变得越来越美丽了、社区工作人员越来越贴心了、小区越来越漂亮了、养老金越来越高了……

他说话的时候,我仔细观察他的面部表情变化和肢体动作,通过他喜上眉梢的笑容和有点“夸张”的肢体动作,我可以判断,马绍强十分乐意回答我的问题,并对他目前的生活很满意。

当我提出能否到他家看看时,马绍强很爽快地答应了。我们一边走,他一边给我介绍。我得知他是一名共产党员,同时也是一位热心肠的楼栋长。多年来,他一直从帮助他人的过程中寻找幸福感、获得感。

马绍强的房子布置得十分简单,却很干净整洁,他9岁的孙子正在学习。他告诉我,孙子学习成绩很好,上小学三年来获得了14张奖状,这也是他津津乐道的事情。

采访结束时,他邀请我再来采访,看看小区和职工群众的新生活新变化。那一刻,我被这位65岁老人的生活方式和乐观的心态所打动。

我从事新闻采写工作已近10年,在采写稿件的过程中一直在思考如何持续提升观察能力、写作能力,成为一名优秀的新闻记者。

从这次采访中,我深刻感受到,作为一名记者,一定要认真践行“四力”,带着责任、带着热情,走到基层,走进职工群众,与职工群众交朋友,用群众喜闻乐见的语言写出更多粘泥土、带露珠、冒热气的作品,同时,通过新媒体带给读者更多更好的视听体验。

为此,我对今后的工作有了新的打算:围绕兵团党委中心工作,把更多的采访和笔触放到普通职工群众身上,用耳倾听、用眼观看、用心感受,记录职工群众的工作、生活、情感和愿景,从更多接地气、高质量的新闻作品中实现人生价值。

(兵团日报记者 马军权)

--> 2021-02-19 1 1 兵团日报 c148003.html 1 新春,在基层倾听大地的声音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