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65-0006 兵团日报社出版广告热线:(0991)5509396






2021年02月19日

峥嵘岁月 青春无悔

——抗美援朝老兵林祥庆的故事

林祥庆夫妇合影(资料图片)。李乾红 提供

●林祥庆 口述 李乾红 整理

在我的一生当中,最难忘、最值得骄傲的经历,是我在最美好的青春岁月里,参加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在担任炮兵瞄准手、入朝参战的两年多时间里,我和战友们用鲜血和生命保卫了国家的和平和人民的幸福生活。

1931年12月,我出生在四川资中一户雇农家中,从小就给地主放羊放牛。1951年5月,我光荣参军,在中国人民解放军64军191师573团服役,分到了炮班。初到部队,我每天和其他新战士一起,进行刺杀、队列、射击等课目的训练。

1951年10月,中秋节过后,部队徒步挺进朝鲜。当时,敌军的飞机特别猖狂,为防止敌机对部队造成伤亡,我们利用夜幕的掩护,夜行晓宿。战士们随身携带武器弹药、生活给养、十字镐、铁锹、防毒面具等物品,加起来有四五十公斤。晚上急行军时会遇到敌人发射照明弹,天空一亮大家就地卧倒;照明弹灭了天空一暗,又爬起来奔跑。

到达朝鲜后,我们居住在马良山,每天在半山腰构筑防御工事。马良山位于临津江西岸,山势陡峻险要,是保障开城侧后安全的一个要点。

我们班有12名战士,3名党员。除了班长、副班长是老兵外,其余都是新兵。新兵没有作战经验,部队利用点滴时间加强训练,老兵则耐心细致地教新兵如何打仗。我作为瞄准手,主要进行目测理论和实践学习。带我的老兵毫无保留地将经验传授给我,如何目测2公里、3公里外的目标,如何精准打击敌人,保护自己。

马良山防御和反击作战中,敌人在炮兵6个营、坦克120余辆及大量飞机支援下,每天以1至2个团的兵力,向第191师防御阵地实施逐点、多梯队的轮番攻击。第191师先后加强15个炮兵连、3个高射炮兵营、2个坦克连,依托掩蔽部和野战工事,控制前沿阵地,扼守纵深要点,抗击敌军的进攻。

战士们吃住都在坑道里,饿了就在战斗间隙吃把随身携带的炒面,吃几块压缩饼干。冬天,压缩饼干冻得比石头还硬,大伙儿就着雪啃饼干。零下三十多摄氏度的气温,好多战士被冻伤。夏天,我们住在防空洞或坑道里,空气不流通,特别闷热。

最难忍的是没有水。山下的水无法运上来,手壶里装的水不够喝,战士们饥渴难忍。一次,炊事班冒死给我们送来一脸盆水,送上山后只剩了半盆。战士们舍不得大口喝,在脸盆里舔一口再传递给下一个人。尽管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只舔一口,轮到我时,也仅剩几口了。

一天晚上,要开连务会,班长起身后突然说眼睛看不清路了,让新兵牵着手送他去开会。当时我还不太理解,觉得班长在开玩笑。没过多久,晚上看不清东西的战士越来越多,包括我。后来我们才知道,由于长期吃不上蔬菜和水果,营养跟不上,战士们患上了夜盲症。

面对极其恶劣的环境,我们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在衣服领口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和家庭住址。我还找来香烟盒,在上面写上姓名和地址,装在衣服口袋里。

部队生活条件艰苦,没有一个人有怨言。部队急行军,没有一个人掉队,没有一个人思想开小差。部队讲究官兵一致,战士遇到困难,班长从思想上帮,工作中帮,让大家感受到了革命大家庭的温暖。在紧张的战斗间隙,我们还学唱《歌唱马良山》《雄伟的临津江》等歌曲。

战争是残酷的,战斗是持续的。在两年多的大小战役中,我作为炮兵,每次战斗都根据上级的命令,准确无误地向目标实施精准打击,耳朵快被轰隆隆的炮弹声震聋。阵地上的土几乎被战火烧红,受伤的、牺牲的战友每天都有。

最让我痛恨的是敌人的残酷无情。敌人对手无寸铁的朝鲜村民也不放过,经常连着几天几夜对村庄进行轮番轰炸,村民们的房屋没有一个是完好的。

战争无情,志愿军战士牢固树立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记得我当新兵的时候,班里有一位四川籍的老兵。一次,敌人的轰炸机在低空徘徊。我们都在坑道内隐蔽,老兵却弯着腰在战壕里搬运弹药。我扯着嗓子叫他回来,他笑着向我摆摆手,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敌机飞走后我问他:“你不怕死吗?”他操着浓重的川音说:“怕他个龟儿子。”

我成了老兵后,也和他一样,在战斗中不再胆怯,同时也渐渐理解了这位老兵当时的大无畏精神。

在战斗中,班排长经常教育我们,武器是我们的第二生命,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武器装备,做到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绝不能浪费弹药。

抗美援朝胜利结束了。1953年的“八一”建军节,我们是在开往抚顺的火车上度过的。1957年4月,我光荣退伍。当年我们村一起去当兵的4个人,回来后只剩下3人,1人长眠在朝鲜。

退伍后,我在村农业合作社当过团支部书记,在民办中学担任过校长。1959年2月,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五师(现十三师)到我们家乡招人,我一听是兵团招军垦战士,立刻报名参加。在农五师,我被分配到红星二场,先后任文教、文书等职,1990年8月退休。

在朝鲜生活战斗的峥嵘岁月里,我深深地体会到“落后就要挨打”的真理,也体会到战友情、兄弟情的弥足珍贵。回想起无悔的战斗青春岁月,我心中无限自豪。

军歌嘹亮,军号声声,我再一次忘情地唱起《歌唱马良山》。闭上眼,战友们冲锋的呐喊声、占领阵地的欢呼声仿佛又在耳边响起;睁开眼,和平的阳光洒向祖国大地,我要珍惜美好时光,安享幸福晚年。

--> 2021-02-19 ——抗美援朝老兵林祥庆的故事 1 1 兵团日报 c148006.html 1 峥嵘岁月 青春无悔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