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65-0006 兵团日报社出版广告热线:(0991)5509396






2021年02月19日

年味儿

●宋伯航

春节已过,年的脚步慢慢走远,心中不免有些不舍。这不由让我想起儿时过年。盼新年,穿花衣,试新鞋,吃年饺,贴春联,放鞭炮,走亲戚,挣压岁钱,还能看大戏,欢乐气氛永远留在童年美好的记忆里。

在我生长的北方农村,每到大年三十,有吃饺子的习俗。因是辞旧迎新的一天,家家户户都要忙着包饺子。乡下的饺子,包得越多越好,不仅三十晚要吃,大年初一早也要吃,这叫“三十包住福气、初一咬住福运。”

每到年三十这天,母亲就开始忙活着包饺子。吃过午饭,她来到自家菜园里刨出新鲜的大葱,割上翠绿的韭菜;从地窖中,取出一竹篮白萝卜、红萝卜;再拿到村南头的水井边,一遍又一遍仔细洗着,生怕有半点尘杂。那菜真干净,水灵灵嫩生生的,招人怜爱。

制作饺子的第一道工序是和面和备馅儿。母亲先用邻居的石磨磨面粉,把面舀到一个木盆里揉,边醒面边备馅儿。先从过年前父亲买回的鲜肉里选不肥不瘦的肉,搁到一边;把萝卜切成丝,放进锅中用开水焯,焯完捏干水分;再把大葱、韭菜切成段,将这些一同放到案板上剁。约半个时辰后,馅儿剁好,再放上一点她亲手磨碎的花椒、八角粉作调料,把馅儿调成粘手状。母亲说,馅儿粘手,叫新年粘福。

母亲把和好的面,用擀面杖擀出薄薄的面皮,用刀切成不规则的小块,喊来全家人包饺子。我和姐姐不会包,母亲示范说,必须学着包,每人都要包住新年的福气。我包出一个歪歪扭扭的饺子,得到了父母的夸奖,心里倍感快乐。那年代不像现在,有电视节目看,有微信视频聊天,仅有家中生起的一盆火,红红火火地燃着,边取暖边包饺子。父亲说,这叫“包住新年的福气。”

等饺子包完,已到了夜晚。母亲拿出部分饺子下锅,煮熟后,盛出一碗,先敬老天,再敬灶神,最后敬财神。敬礼已毕,便开始燃放鞭炮,在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父亲第一个吃饺子,因他是一家之主。然后,母亲用铁勺从锅里捞出煮熟的水饺,连汤带饺盛上满满几碗,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着年三十的饺子。我吃下过年的饺子,虽馅儿里的肉不多,但满口溢香。全家人吃着年三十除旧迎新的饺子,欢乐充满了陈年的老屋,那时光幸福而美好。

每当想起那段岁月年三十的饺子,虽已过往烟云,但仍记忆犹新。在过去的年代,粮食欠缺,物资匮乏,一年下来,除了过春节,平常很少能吃到饺子。如今,国强民富,老百姓的日子越过越好,别说过年吃饺子,平时想吃随时都能吃,连鸡鸭鱼肉也不稀罕。经历不同的年代,过着相同的新年,可那个时代的春节饺子,永远珍藏在我的记忆里。

--> 2021-02-19 1 1 兵团日报 c148012.html 1 年味儿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