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65-0006 兵团日报社出版广告热线:(0991)5509396






2021年11月26日

丹青水墨展神韵 百米长卷蕴忠魂

段保国正在进行创作(摄于8月28日)。

段保国带着学生在吉木萨尔县写生(资料图片)。

图为百米长卷《大漠精魂》。

天山雪松,绿洲白杨,戈壁红柳,沙漠胡杨,被誉为新疆“四树”。它们迎风傲雪,吃苦耐劳。而在漫漫沙海之上,在浩浩朔风之中,那不屈不挠、坚韧不拔,以顽强的姿态挺立着的胡杨尤为受人瞩目,它让无数穿行在此的人们惊叹、敬仰。

胡杨树历经百世磨砺,饱受沧桑历练依然倔强生长。它的主干稳健挺秀,侧枝旁逸斜出,枝条桠杈顺势而生,偃仰有致。

它生,将根深深地扎在这生命禁区,昂首青云,任凭风沙猛击;它死,挺立于戈壁荒滩之上,傲视日出日落,阴晴圆缺,不随时光流逝而与腐木朽土同流合污。因其高贵的品格和千奇百怪的形态,一直以来,胡杨都是文人墨客笔下的“宠儿”。

11月22日,由石河子大学党史学习教育领导小组主办,石河子大学文学艺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段保国历时两年,先后8次进入南北疆野生胡杨林实地写生创作完成的《大漠精魂》百米长卷画展,在石河子大学博学楼展厅开展。段保国与胡杨有着怎样特殊的情感?创作的过程经历了哪些艰辛与困难?让我们走近段保国和他的百米长卷,了解那段难忘的创作经历和他的艺术之路。

●兵团日报全媒体记者 徐敏/文 丁愉/图

《大漠精魂》长136米,宽0.7米,分为生发、伟岸、抗争、傲雪、归去、重生6个篇章。6个篇章浑然一体,胡杨那种对生命的无限渴望、对环境的无限突破、对逆境的无限抗争被深刻地表达出来,意蕴深厚、力透纸背。

《大漠精魂》前4章采用胡杨实景式的方式,展现了春、夏、秋、冬四季胡杨的不同状态。“在恶劣的环境中,面对无数困难和挫折,从不屈服,从不言弃,没有奢求,没有抱怨,即使是现在,哪怕拖着苍老的身躯,也毅然吐出几丛绿色,装点着戈壁荒滩。”段保国表示,胡杨对生命的无限渴望、对环境的无限突破以及对逆境的无限抗争让自己感动,就像无数兵团人,以无畏、奋进、担当和奉献的精神变荒野为良田,“用胡杨精神画胡杨”是对这个作品最好的诠释。

后两章“归去”与“重生”注重表达情感情绪,在构图形式上强调局部和构成元素的结合,充分表现画面的震撼效果,通过情感升华进而达到情感共鸣的效果。

在中国画创作里物象轮廓、内在结构、思想意蕴等都要通过线条来表达。《大漠精魂》中,段保国以风沙、干旱、酷暑、严寒等恶劣环境来突出主体,凸显了胡杨树的坚韧不拔,卓尔不群。一株株胡杨或傲然挺立,或生而不死,或死而不倒,或倒而不朽……

在用笔上,段保国用大写意和线条相结合的技法,先用枯柴描赋予胡杨以沧桑感,再用或粗或细的线条勾勒胡杨的躯干,留白处运用皴擦渲染,将老与新、枯与荣、死与生各种状态的胡杨肌理、质感、天然野趣等等刻画得栩栩如生。

创作技法方面,段保国打破传统的技法束缚。在“归去”“重生”两章中大面积使用泼墨泼彩来烘托凝重的画面,后加之以细致的梳理调整,又或以矾水等营造各种特殊肌理,以强化流动舒畅的悲壮凝重的艺术效果。

“《大漠精魂》以艺术的形式颂扬了勇敢拼搏、不畏艰险的民族精神、时代主题,尤其它不死、不倒、不朽、坚强不屈、前仆后继、死而复生的精神,通过胡杨给予了我们心灵的洗礼,引发我们对生命、对大自然的深刻思考,从中更深刻地体悟到‘精神’对一个人、一个民族和整个人类的重要性。”石河子大学党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赵军说道。

“兵团精神和胡杨精神是激励新时代有为青年扎根边疆、奉献边疆的精神力量,希望兵团美术家和美术工作者们都能用手中的画笔讲好中国故事、新疆故事和兵团故事。”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兵团美术家协会主席、石河子书画院院长秦建新说。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诗情画意背后,是“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的苍凉。

在那浩瀚无边的沙漠里,胡杨以其神奇、傲岸的身姿耸立在这无垠的沙海中。生者苍翠挺拔,春满生机,秋染斜阳;死者孑然挺立,不卑不亢,傲视风暴,任岁月沧桑,任大漠迷茫,始终坚守着千百年来梦中的家园。

家住七师一二四团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的段保国,对胡杨再熟悉不过了。然而,儿时的段保国只知道沙漠中有这样一种神奇的树,它的枯枝可以捡来烧柴火。

上初中时,喜欢画画的段保国因为上课时画画不认真听讲,被班主任罚做了一个星期检查。“那个时候重理轻文,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我只记得老师对我说:‘你学画画能画出个社会主义吗?’罚做检查在当时是很严厉的处罚。我就发誓,一定要成为一个画家。”段保国道出了学画画的初衷。

毕业后,段保国被分配到农七师(现七师)一二四团一营六连。因为会画画,在劳动的间隙,段保国时常被抽调,出黑板报、写美术字、大幅标语,只要跟画画相关的工作,段保国都乐此不疲。

早期,段保国主要从事版画创作。他的作品《安得广厦千万间》参加全国第十届美展,版画《夜校》参加1982年全国首届农垦美展,版画作品《石头城的传说》获得第二届中国美术金彩奖全国美术作品展金彩奖。

“版画比较费力气,上了年纪就刻不动了,但是拿毛笔是可以的。”对于画画,段保国始终有着执着的信念,已到不惑之年的他改学中国画。

“在工作室临摹、创作,外出写生……段保国的勤奋在圈内是出了名的。”石河子大学美术系主任李子说道。2013年,为了更好地学习中国画,段保国毅然辞去石河子大学美术系主任的职务,作为龙瑞山水画工作室的高级访问学者,到中国国家画院进行为期两年的学习。

“到生活中去、到壮丽的山河中去寻找创作灵感。”学成归来的段保国谨记老师的教诲,高山雪松、大漠胡杨、戈壁红柳……这些都成了段保国最好的写生素材,而段保国尤其偏爱胡杨。

“胡杨是一代代兵团人扎根边疆、建设家园的精神力量的主要象征,身为兵团二代,我深刻理解兵团精神和胡杨精神的精髓所在,在不论多么恶劣的环境中,胡杨都能克服险阻,向阳而生,并给予生活昂扬斗志的傲然身姿,尽显艰苦奋斗、开拓创新的精神力量,这正是兵团精神的精魂所在。”段保国说。

此番,为创作胡杨百米长卷,段保国先后8次深入南北疆胡杨林写生。“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漠精魂》是身为一名普通党员向党献礼的作品!”段保国对记者说道。

“飞沙当伴侣,寒暑洗芳容。千年炼铮骨,卧木变蛟龙。”这是中国连环画艺委会副主任、兵团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尤山给《大漠精魂》长卷的题词。

阿拉尔的睡胡杨林、塔西河沙漠胡杨林、克拉玛依乌尔禾魔鬼城附近的野生胡杨林都不止一次留下段保国带着学生前去采风的足迹。

“带着馕和方便面,暖壶,早上八九时就坐车进胡杨林,在胡杨林里一待就是八九个小时。”麻国军是段保国的学生,对深入胡杨林写生他颇有感触,“初秋时节,早晚得穿厚棉衣,到了中午太阳高照,没有阴凉处可以躲避。忽而一阵风沙袭来,大家只好匆忙收起纸和画笔,躲在沙包后面,待风沙停歇,又继续开始写生。”

“我们年轻人都有些吃不消,但是看见段老师坚持作画,在感动之余更多的还是心生敬佩,艺术之旅从来就没有坦途,学习绘画技艺固然很重要,但是,面对困难时的坚强不屈、持之以恒有时可能更为重要。”麻国军说。

作为塔里木大学客座教授,段保国时常应邀去讲学,每次讲学完成后去胡杨林写生,已经成为他的习惯。

双侧股骨头坏死是困扰段保国的一大顽疾,在创作百米长卷期间,一段就要画十几米,台案上没办法进行,需要铺在地上作画,遇上一些大面积的渲染,一蹲就是一整天。

“希望通过此次画展,让大家尤其是青年学生们感受胡杨顽强不屈、生生不息的精神,为新时期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凝聚精神力量。”段保国说。

观看了画展,石河子大学水利建筑工程学院学生孟强对《傲雪》这一篇章印象深刻,“白雪皑皑的世界中,只有胡杨依旧站立在那里,而那棵胡杨也站立在了我们心里。作为大学生,我们将深入践行兵团精神和胡杨精神,为建设边疆贡献青春力量。”

--> 2021-11-26 1 1 兵团日报 c1007236.html 1 丹青水墨展神韵 百米长卷蕴忠魂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