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65-0006 兵团日报社出版广告热线:(0991)5509396






2022年01月12日

中国空间站:无缘登月中转站,却是技术试验场

空间站可以充当许多探月技术的试验场。进行科研实验本身就是空间站的基本使命之一,在载人登月计划需要开展技术试验时,空间站自然“义不容辞”。

在完成无人探月后,载人登月是中国探月工程“三大步”中的第二步,也是实现长久驻月的前提。从提上日程到真正实现,我们离载人登月还有多远?中国空间站能否助载人登月“一臂之力”?

●孙明源

载人登月虽成本高但长期回报大

1972年12月10日,“阿波罗17号”回收仓在南太平洋顺利着陆,标志着美国第六次登月任务的完成。在这次任务之后的近半个世纪当中,人类的载人登月计划陷入了“沉寂”。

“载人登月成本极高且风险极大,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国际宇航联空间运输委员会副主席、中国航天科工二院研究员杨宇光解释了人类载人登月“沉寂”的原因。

随着上世纪70年代世界局势的变化,美国终止了昂贵的载人登月任务,而其他国家也暂时没有能力开展,这就是载人登月陷入“沉寂”的原因。如今的探月活动,注重的是科学探索和经济利益的结合,以探测月球资源为主,为未来月球资源的开发利用打基础。

除了巨额的成本,载人登月任务还有极高的风险。“月球轨道交会对接方案的容错率非常低,任何环节的微小差错都可能导致任务失败。”杨宇光说。

不过,他并不认为载人登月只是个“面子工程”。以“阿波罗17号”为例,参与任务的宇航员之一哈里森·施密特是个地质学家,他不仅指导了其他宇航员进行地质勘探,还亲自从月球取回了研究价值极高的标本。

“载人登月短期收益或许很低,但是我认为它的长期收益很高。更不必说未来的月球基地必须以载人登月为基础。从科学的角度来看,我们要努力实现载人登月。”杨宇光评论说。

空间站无法直接参与登月任务

2021年,中国空间站建设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它能否帮助人类开展载人登月活动?杨宇光表示:“在载人登月任务当中,中国空间站可以发挥作用,但是无法直接参与登月任务。”

空间站在近地轨道上运行,距地面400千米左右,轨道相对固定,和约38万公里外的月球“相去甚远”,并没有充当中转站的能力和必要。而且登月任务对火箭发射的时间窗口要求很高,从地面发射都是很大的挑战,更不必说从近地轨道上发射。

“空间站难以直接参与到登月任务中,另一个原因则是载人火箭的推进剂,也就是燃料,无法在太空中长期储存。目前,可用于载人登月任务的火箭,采用的都是液氢液氧等低温推进剂,这些推进剂难以在太空中长期储存。这也就决定了用于载人登月的火箭一定要从地面发射。”杨宇光补充说。

不过,虽然无法直接参与载人登月任务,并不意味着空间站就无法在载人登月计划中发挥其他作用。杨宇光解释说,空间站可以充当许多探月技术的试验场。

“不过,一切航天方案都需要严谨论证和大量试验,载人登月也是如此。载人登月还需要关键技术攻关和方案深化论证,这是一条必经之路。”杨宇光最后说。

据《科技日报》

--> 2022-01-12 1 1 兵团日报 c1010521.html 1 中国空间站:无缘登月中转站,却是技术试验场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