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65-0006 兵团日报社出版广告热线:(0991)5509396






2022年05月29日

以文学之心感知时代脉动

——长篇小说《蛟龙出天山》赏析

●王翠屏

一部能给你带来深刻印象的文学作品,总会在你的大脑深处唤醒作品所呈现的那个时代的记忆,人物的命运,生命的轨迹,生存的意义……当一个作家从内心深处归属于一片土地时,这片土地传导给他的某种特殊启示,必凝聚于他的笔端,他的文字才能如此富有个性,他的血液也会流淌着那片土地的精神、风采和传奇,并迸发出一种骄傲的力量和豪情。

近读兵团作家王运华创作的长篇力作《蛟龙出天山》,带给我如许观感。

《蛟龙出天山》全书分17个篇章,共38万字。2020年8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付梓出版。

作家以时代变革中的兵团生活为背景,艺术地虚构了边境团场“三五九团”发生的故事:驻扎在边境线上的兵团人,在长风阔野的西部边陲,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所面临的困惑、机遇和挑战,他们承继守边戍边历史伟业,在时代精神的感召下,用灵魂和热血,理想和热情,才华和汗水,在大时代的光与热中淬炼出人生的群峰挺秀,创造出壮阔恢弘的历史新篇章。小说再现兵团英模人物形象,展示出兵团人开拓进取、自强不息的时代风貌,兵团生活的斑斓光景,歌颂兵团人守边戍边,保护领土完整,热爱生活的家国情怀,彰显了兵团精神的实质内涵,唤醒人们对兵团史诗般生活的敬意和热爱。

以艺术之心,借文学之力,作家以小见大,触摸时代脉动节拍,展示出经久不息的传承意识,有着在遥远的戈壁仰望星空,汇入远方高地的认知。

《蛟龙出天山》用现实主义创作手法,以点带面,分层次、全景式描述了兵团各个层面诸多人物的命运和生活状态,全篇主副线交替,明暗线贯穿,在一主一副,一明一暗,一动一静中穿插着细致入微的情节铺排,在层层递进的矛盾冲突中,将故事推向高潮。

作家对兵团生活自上而下有着深刻的洞察和把握,熟稔掌握兵团的历史与现实,对这片土地爱得浓烈而深沉,这为他的创作提供了坚实的情感基础。

开篇主人公王闻道率调研小组深入三五九团田间地头检查三秋工作时,在挖掘的农田中发现一尊古代军人的石像,引出引出三五九旅南泥湾垦荒到兵团屯垦戍边的历史渊源,拉近了历史与现实的隔离感,架构起屯垦戍边伟业历史与现实的桥梁。

作者细腻书写伟大时代和火热的兵团生活,以新的眼光、尺度和向往、信念去认识时代,从时代中感知人物,提炼生活律动对人的启示和激励,塑造出主人公王闻道为代表的新时代的新人,闪耀人性光辉和思想光彩的英雄形象,描绘出新时代的精神图谱,生动表达人在时代中的主动性和创造性,建构起丰饶的文学世界,引导着读者,去感受时代的强音,见证兵团的伟业。

文学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在于文学艺术不可能脱离社会,人性也无法脱离世俗而存在。《蛟龙出天山》的独特性在于其托出阔大的精神背景时,直面生活底色,挖掘出人性脆弱的本质。通过正反两个人物的鲜明对照,真实再现人生存的各种境遇,触及人性的幽微和复杂,从而留下充分而生动的见证。

王闻道,是军垦第二代完美形象的缩影:他浓眉大眼,高大帅气,是典型的军垦后代。他学历高,有知识,正直磊落,务实能干,有勇有谋,文武张弛有道。他胸怀宽广,谋划团场改革发展,职工增收致富,有着强烈的事业心。他工作务实接地气,体会百姓疾苦,沉下身去,解决百姓的困难和问题;面对农业发展、工业改革中的瓶颈,他带领团场干部职工积极想办法,想出路,寻找突破口,让两个团办企业酒厂、酱厂步入良性发展之路。

小说写出了正义与邪恶,公与私,美与丑,成功刻画官场生态。故事的结尾意味深长,它以现实的对决表明,权力是把双刃剑,是实现人生理想的途径,是渡船,不是码头;是过程,不是目的。

《蛟龙出天山》具有强烈的时代感和现实表达的深刻性。有理想信念的坚守,有生命包容互哺的历程,有碰撞,有交锋,这种充满整体感的写作,冷峻的批判力度,洞析精神内核的细节描写,给读者带来很强的思考意味。

《蛟龙出天山》故事流畅,细节生动,人物形象丰富饱满。每个兵团人都是一颗微小的水滴,组合为一体时就迸发出巨大的感染力。作者熟悉兵团,对每一个细节和人物的刻画驾轻就熟,手法白描,笔墨简洁,勾勒的人物形象生动自然,有浑然天成之感。

《蛟龙出天山》的每一个故事都很细微,没有大起大落,也没有大开大合,人物朴实无华,个性鲜明生动。情节不跳跃,不突兀,自然流畅。事件铺垫充分,对话张弛有道,简洁明了,没有太多华丽的辞藻,技巧的卖弄和矫情。没有皮毛之痒,却有灵魂之痛。叙事的路线平常平易,如真实事件的回放,坚定而且踏实,在层层递进中,将情感缓步推向高潮。

在作家的笔下,秋季缓缓流淌的界河,冬季结成长长的冰河,广袤的田野,白雪覆盖的大地,浩大的棉田,自然之景被描画得严峻而壮美,在情景交融中,透着对万物的憧憬,丰收的自豪。

“太阳放射出炽热的光,棉田四周的杨树叶子显出嫩黄两色,相互浸润依然油亮油亮地闪着光,如一幅大气磅礴的油画。这是棉农一年中最为喜悦的时候,眼见高温酷暑中棉桃一朵朵竞相开放,白花花一片,浩大的棉田变成一片银海”。

读者在阅读时会被这缓慢但不可阻挡的力量推动着,簇拥着。

小说的终极目的在于表现小说家想表达的思想,传达小说家想传达的观点,讲述小说家想讲述的故事。当小说最终产生了力量,使读者产生了共鸣,让作者完成了自己的任务,那么创作这个小说所用的艺术手法就是成功的。

文学最重要的任务是帮助人类向真向善向美,最终变得完善。作者根植于这片神奇的土地,关注社会发展和时代变迁中人物的命运,撷取生活中的真实故事经过质的过滤,把对生活的感悟转化为文学作品;探寻人类的生存精神,兵团人浪漫,艰辛,坚韧,不屈不挠的倔强,正是人类生存精神的生动体现;兵团人生存的伟力,如蛟龙出山,在血与火中铸就,百折不挠,生生不息。《蛟龙出天山》中一对相爱的年轻人在界河破冰时为救他人,双双落水牺牲,让人落泪。其深刻意蕴,透着沉重,透着悲壮,透着崇高,透着骄傲和自豪。

应该说,《蛟龙出天山》的表达,超越了作品一般意义上的生活呈现,描画出作者所生活时代的主体样貌,使文学的心和时代的心一起跳动。

--> 2022-05-29 ——长篇小说《蛟龙出天山》赏析 1 1 兵团日报 c1022491.html 1 以文学之心感知时代脉动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