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65-0006 兵团日报社出版广告热线:(0991)5509396






2022年06月26日

“潘玉莲爱心小课堂”传播爱的种子

●新华社记者 杜刚 房俊伟

5月中旬,80岁的潘玉莲不慎骨折住进了医院,十多个自称她孩子的人排着班来照顾她。守在病床前,约日古丽·麦麦提说,要不是还有读书的孩子,真想一直照顾老人到出院。

在昆仑山北麓、塔里木盆地南缘的新疆喀什地区疏勒县,潘玉莲开办爱心小课堂20多年,义务辅导少数民族孩子。如今,孩子们长大成人,不仅视潘玉莲老人为亲人,还将爱心传递开来。在疏勒县的社区、乡镇,一个个“潘玉莲爱心小课堂”开办起来,一些社区干部、返乡大学生等接过了潘玉莲的教鞭。

1992年,疏勒县城还没有宽阔的马路、整齐的楼房,中小学也不像现在有较完备的师资力量和多媒体教学等软硬件条件。

当时,50岁的潘玉莲住在疏勒县新市区社区小平房里,她发现很多邻居家孩子放学回家后,不是爬树、扔泥巴,就是踩水坑,没有人照顾。

从小在小课堂学习的热比古丽·阿吉记得,当时新市区社区的很多人家生活都比较困难,大人们的知识水平有限,加上工作很晚才能回家,没时间给孩子做饭,更别提辅导孩子功课了。

潘玉莲是当地为数不多懂汉语和维吾尔语的人,年轻时她当过翻译、打过零工,深晓知识的重要性。“不忍”看到邻居家的孩子们没人管,潘玉莲的爱心小课堂就办起来了。

老邻居热依汉古丽·亚森见证了小课堂从几个学生到几十个学生的过程,也见证了潘玉莲的种种不易:她把家里最大的一间房腾出来,改成小教室,自己吃饭、睡觉都挤在一间10平方米的小屋里。

潘玉莲的爱心小课堂一开就是27年,直到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前,潘玉莲还坚持给孩子们上课。

她家保存着一沓厚厚的A4纸装订本,上面登记着她教过的2000多个孩子的信息:姓名、家长联系方式、本人表现、家长意见等。“从潘奶奶课堂走出去的孩子,品行和工作上经得住考验。”大家都这么说。

当时,领低保金的潘玉莲还要照顾因病致残的儿子和读高中的孙女,爱心小课堂额外的支出从哪来呢?

原来,自从爱心小课堂开办以来,潘玉莲几乎每天上午出去捡废品卖钱。“难以想象,潘奶奶如何挤出钱给我们买好吃的。”热比古丽·阿吉说。

家长们不忍潘玉莲的付出,提出给她一些钱。“自家的孩子,咋能要钱。”她拒绝了大家的好意。邻居们只好送来馕、大盆抓饭,有的邻居会偷偷在她的床下塞一点钱。

近两年受疫情影响,加之潘玉莲脑萎缩迹象越来越明显,她的爱心小课堂停办了一段时间。在当地政府和山东援疆指挥部共同帮助下,一个崭新的“潘玉莲爱心小课堂”办起来了。

走进疏勒县博望社区,“潘玉莲爱心小课堂”几个大字格外显眼,下面还写着“民族团结从娃娃抓起,从启蒙教育开始。”这里不仅有供孩子们放学后写作业的学习室,还有活动室。社区还给潘玉莲准备了一间带卫生间的宿舍。

现在小课堂专门聘请了一名大学毕业生,不仅给孩子们辅导学习,还更加注重培养孩子的兴趣爱好。

在疏勒县很多社区、乡镇,一个个“潘玉莲爱心小课堂”陆续建起。有的地方没有条件专门聘请教师,社区和村里的干部会兼职辅导老师。

在距离县城一个小时车程的塔孜洪乡塔什其艾日克村,“潘玉莲爱心小课堂”老师这个职务被村党支部书记米冉等干部兼任了。米冉说,因为敬佩潘玉莲的事迹,因此村里格外重视小课堂。

今年5月12日,80岁的潘玉莲不慎髋骨骨折,喀什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李毛召说,经过置换手术,潘玉莲恢复得很好,术后积极配合医生治疗。

正在照顾潘玉莲的约日古丽·麦麦提说,自己小时候被老人照看了很长时间,她就像自己的亲奶奶一样。

病房里,潘玉莲对着约日古丽·麦麦提一遍遍说:“我这辈子尽力了,孩子们对我的好也尽力了。”

(据新华社乌鲁木齐6月24日电)

--> 2022-06-26 1 1 兵团日报 c1024670.html 1 “潘玉莲爱心小课堂”传播爱的种子 /enpproperty-->